底价为6亿英镑的“霍金”管道业务

龙的管理(002619。深圳)将对杭州搜鹰和北京海超的重组和合并进行不到一个月的审查,公司出售管道等主要资产的交易计划也已正式公布。

5月16日晚,巨龙管业发布资产出售公告。公司拟出售混凝土输水管道业务及相关资产负债,并将分两轮以标的资产评估值(6.02亿元)、资产账面净值(合并标准)和底价(5.19亿元)的100%向公众征集受让方。

如果公司在规定的两轮公开招标期限内未能找到合格的受让方,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巨龙控股集团将以5.19元的价格收购标的资产。

关于该公司此次的管道销售,龙管理行业主管梁铮告诉记者,该公司确实打算为管道和游戏业务实施两轮驱动开发模式。然而,由于公司管道业务近年来持续下滑,公司出于自身利益和投资者利益考虑,决定出售管道业务。

“该公司出售管道业务仍考虑到行业环境的变化。近年来,管道行业上市公司的数量一直在增加。龙泉股份有限公司、韩建鹤山股份有限公司等管道公司持续上市。

同时,管道业务市场主要集中在相对缺水的北方地区。作为管道行业唯一位于南方的上市公司,龙管行业很难拓展业务。

然而,面对近年来中国证监会对游戏、电影、电视等娱乐行业的跨境检查更加严格,监管部门一再强调引导股市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取向,此时出售管道业务等行业资产是否违背了龙类管理行业的监管取向?梁铮否认了这一点。他告诉记者,自2014年以来,龙的管理行业已经转向游戏业务,现在游戏等互联网业务已经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与此同时,该公司发起的杭州搜鹰和北京海潮娱乐的并购也是在监管部门加强对娱乐业的审查之前发起的,因此不存在违反监管指引的问题。

能否提高性能是关键。新浪财经首席评论员艾汤明表示,他对龙管理行业从主营业务中剥离感到乐观。

“事实上,巨龙管道行业的管道业务已不再是公司的主营业务,近年来其在管道业务中的表现一直不佳。如果能通过游戏业务的转型真正实现公司利润的大幅增长,那么通过剥离管道业务来推动公司的持续转型也是可以理解的。

艾唐明告诉记者,从监管的角度来看,公司的业务剥离不需要监管部门的批准,除非涉及额外股份和相关股权变更。

然而,从聚龙管道行业近年来的管道业务运营情况来看,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公司混凝土输水管道及相关业务运营不佳,业绩持续下滑,2015年和2016年出现亏损。

根据公司最新的资产评估报告,在公司出售的管道业务资产中,除持有巨龙控股约25%股份的江西李峤在2016年仍将盈利外,巨龙控股所有其他全资子公司在2016年将出现营业利润和净利润亏损,而福建巨龙管理层去年亏损尤为严重,营业利润和净利润亏损分别达到1217万元和1264万元。

“我们每年在互联网业务上赚几亿美元,但正是因为管道业务的下滑,上市公司的业绩才放缓。

”梁铮坦率地告诉记者,剥离管道业务的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上市公司的业绩。

然而,在管道业务分离后,该公司的互联网业务(如游戏和视频)能否确保公司未来业绩的稳定增长?就这一点而言,早在该公司此前的互联网并购中,监管机构就对此提出了质疑。

以公司新审计的杭州索鹰和北京奥约西合并为例,在两次审查中,中国证监会询问了合并目标绩效的持续盈利能力。

然而,巨龙管理行业第一次并购计划未能通过审查的原因也是因为“公司的申请材料没有充分披露标的资产未来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和稳定性。”

虽然龙管理行业在最终审核的并购草案中对并购目标的绩效进行了更详细的披露,并将赌博绩效的承诺时间延长了一年至2019年,但在互联网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格局下,游戏等公司的互联网业务也面临着相当大的绩效压力。

科技文化投资者曹海涛告诉记者,从近年来国内游戏产业的发展来看,本土游戏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游戏公司正逐渐告别快速增长。此外,二级市场整体形势不佳,导致一级市场投资动机不足,游戏行业大多数公司的业绩增长率未来将逐渐降至30%以下。

“同时,可能有很多公司无法完成赌博表演。

「然而,从近年娱乐、电影及电视业的赌博表现来看,经常出现赌博表现不合标准的情况。

曹海涛告诉记者,华谊兄弟和长城动画、长城影视等上市公司对张国力影视公司浙江长生的并购都导致了不合标准的赌博结果。

“受市场环境影响,未来三分之一的并购可能达不到业绩标准。

“无论是上市公司的业务转型还是并购,监管的重点主要是公司并购的动机,是为了提高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还是通过一级和二级市场来完成大股东的套利。

”美联储证券首席投资顾问胡晓慧表示。

然而,从近年来龙管理行业的转型路径来看,公司在发起并购转型的同时,伴随着大股东的减少。

实际的控制器在4月4日晚上不会改变。巨龙管理层宣布,2016年6月2日至12月28日,公司实际控制人鲁氏家族减持公司股份3474万股,减持率为4.33%,预计成交额为5.49亿元,平均每股价格为15.8元。

减持完成后,鲁氏家族共持有29.59%的股份,并完成了将2016年3月披露的股份总数减少至不超过7500万股的计划。

在鲁氏家族于2016年减持的过程中,其减持和在飞龙管理层披露高转移计划后的套现也引起了很多关注。

2016年4月14日,巨龙管理层披露了公司实际控制人高仁提出的2015年高层转移计划。公司提议的资本公积金每10股将增加15股。

该计划公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巨龙股票以交易限额收盘。从那以后,该公司的股价一直处于高位。

陆家六月份卖出了1500万股和1000万股,套现约3.78亿元。

同样,2016年12月5日,龙管理行业发布公告,披露公司2016年年度利润分配计划。高仁再次提出了10-15股的配股计划。

尽管该计划的宣布未能刺激公司股价上涨,但仍无法阻止鲁氏家族减持股份。

根据公司2016年12月30日的公告,2016年12月28日,巨龙管理层收到了实际控制人鲁氏家族减持公司股份的通知。

吕氏家族成员吕成杰个人账户于当年12月27日在深交所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9%;吕仁高个人账户于当年12月28日在深交所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2%。当年12月27日,通过在深交所进行大宗交易,陆氏家族成员程洁的个人账户减少了4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9%。同年12月28日,鲁高仁的个人账户以在深交所大宗交易的形式减少了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2%。

在吕氏家族的不断减持下,2014年龙航并购公司阿格拉斯的实际控制人王双义也是该公司的前十大股东。

从2015年至2017年第一季度,王双义控股的日照益州一直是公司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46%。

考虑到如果龙管理行业的管道业务未能成功出售,陆家所控制的龙将接管竞标,记者还要求梁铮方面确认资产出售计划是否会导致公司股权实际控制人的变动。

“出售公司资产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化。销售完成后,该公司将继续向游戏和视频等互联网业务转型。

”梁铮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