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生产率化:僵尸处理企业是“牛鼻子”

2月28日,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5次会议上,国家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指出,要推进产能削减,就要抓住“僵尸企业”的“牛鼻子”。

有关部门、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要按照党中央的要求统一思想认识,坚决对付“僵尸企业”。

“今年,生产能力的新难点是僵尸企业。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系主任张占斌近日在“经济全球化十字路口的中国选择”峰会论坛上表示。

“僵尸企业不仅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还会带来经济风险。

”张占斌认为,长期亏损,靠政府补贴而活下去的企业,牵涉人员多、利益广。张占斌认为,长期亏损、靠政府补贴过活的企业涉及大量人员和广泛的利益。

去僵尸企业还是很难的。

数据显示,尽管各省去年超过了钢铁产能削减的目标,但中国钢铁工业的有效产能却增加了3659万吨。

关键原因是市场复苏之前停止生产的“僵尸企业”恢复生产。

数据显示,2016年停止的钢铁产量将恢复至5416万吨。

产能移除仍然是今年供应方改革的最重要任务。

据记者了解,各方在一开始对产能移除的想法略有不同,争议主要是关于计划或市场。

该计划仍需实施,这是中国提高产能的关键窗口。

今年,产能提升的想法已经明确,这取决于如何实施。

“在实际实施中,按地区和行业划分任务是最方便的方式,但也出现了许多问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许多地方抱怨说,生产能力的主要任务被分配给私营企业,而国有企业不必去。

然而,该专家强调,如果生产能力向市场降低,效果会更好。

产能削减也需要与时俱进,这也反映在最近的政治局会议上。

政治局会议提到“加强工业、区域、投资、消费、价格、土地、环境保护等政策的协调和配合”

今年的重点不是按任务削减产能,而是依靠环保措施和配套政策削减低端产能。

2017年,人员搬迁和债务处置问题将更加突出。

据统计,去年山西、山东、河南、重庆、陕西等省煤炭超采产能分别减少1400万吨、1960万吨、2388万吨、2084万吨和2934万吨,均超过年度产能削减目标。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2017年能源工作指南(Energy Work Guideration),称2017年煤炭产能目标旨在关闭500多个落后煤矿,全年收回约5000万吨产能,但这一数字仅为2016年煤炭产能目标的20%。

尽管2017年的煤炭产量目标明显低于2016年,但难度有所增加。

“停产是为了避免和解决一些行业运营中暴露的风险,如煤炭和钢铁行业的债务违约。

怡海蓝色航运分析师林书来(Lin Shulai)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僵尸企业”肯定会退出,更多元素将集中在培育新的经济发展势头上。只有这样,经济结构不合理的问题才能得到根本解决。

然而,停产过程也面临某些挑战。

例如,如何处理产能和价格的过度增长问题,以及如何处理产能削减和供应保障之间的矛盾。

“2017年将更难移除煤炭生产能力,因为2016年移除煤炭生产能力相对容易,但目前仍有大量人员需要重新安置在将参与正常生产的煤矿中。此外,人员安置问题直到2016年才得到解决,吸收多余人员的内部雇员人数空非常少。因此,2017年人员安置将成为一个难题。

“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许少师最近在国家新办公室会议上强调。

发表评论